解决噪声问题的根本途径何在呢? - 东莞隔音玻璃窗

2018-9-17 14:39:45 admin 359

国家环境保护部2008年10月1日修订发布的《声环境质量标准》和新实施的《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要求,住宅夜间室内噪声标准不超过30分贝,这就意味着达到了1993年版标准中高级别墅的要求,标志着任何影响住户休息的噪声干扰都将被禁止或应被治理消除。

专业人士分析认为,这一标准的颁布,对人民生活品质的提高意义重大,在完善我国环境噪声标准体系的同时,也向噪声治理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甚至将使行业重新洗牌。就此,记者与相关专家和企业家

进行了对话。

北京市劳动保护研究所的任文堂先生是《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的制定者之一,他说:“这是我国第一次公布社会生活环境噪声排放标准,过去经营场所与服务设施释放的噪声是没有标准限制的;现在对于冷却塔、电梯等固体传声物的噪声判断也有了切实的依据。”

建筑声学博士、清华大学建筑物理实验室主任燕翔教授说:“对低频噪声的限定是首次提出的,它是非常高的标准,已经与国际标准接轨。它把噪声问题划分得更清楚,过去只有噪声总值,现在把影响人们生活的低频噪声标准特别做了规定,有质的突破,符合人们对高品质生活的渴望。30分贝的室内声环境,过去是别墅的标准,现在已经以法律形式确定为普通家居声环境。这一标准的出现,能否推动声环境治理企业重新洗牌,还要看大众对噪声超标进行治理的坚决程度。开发商一般不会主动承担噪声治理责任,消费者明知有问题可能也不愿打官司,因为太费周折。只有当大众在噪声问题上的维权意识达到‘不达标准誓不休’的高度,才会加速淘汰达不到标准门槛的治理企业。”

“人们目前还没有意识到政府为保护消费者利益做了一件多么好的事,对于噪声治理企业来说可就不是喜忧参半,而是喜少忧多,绝大多数企业会觉得没法干了。为什么呢?因为要求很难达到,对于低频噪声的治理才刚刚起步。”

因为这部法规的出台,噪声治理企业的声学科研投入是否也会相应增加?燕翔说:“有了标准,还要看大众反响度和监管部门的执行力度,企业的科研力度与投入才可能加大,厂家必须从经济效益来考虑问题。”在近期内,新规则的可操作性有多大?

任文堂认为,这个法规是可执行并成功操作的。这是个严厉的法规,但达到这个标准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噪声环境企业能够接受这种挑战。燕翔则认为:“这个政策的出台,在可操作层面是面临考验的。目前,开发商、建筑设计师对噪声问题的重视程度和技术水平还不足以保证住宅百分之百达到老标准,更不要说更高的新标准。另外,在验收环节上也没有强制机构保障标准的执行力,因此,住宅建成后出现不达标的几率很大。若超标后进行治理,技术上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弥补‘先天不足’的代价可能非常高,开发商绝不会不计成本地‘坐以待毙’,而将会采用各种方法与住户周旋。如果要保障新法规的执行力度,必须设立强制性机构在建筑设计和房屋质量验收环节上实施有力监管,而不能等‘噪声房子’建好后,靠居民与开发商打官司倒逼源头来解决问题。”

燕翔分析,目前,住宅楼出现的噪声严重超标问题,与开发商和设计师对噪声的认识专业性不足有关。按照过去标准,有20%~30%的住宅楼设计中或多或少存在电梯、水泵、风机等噪声问题;根据新标准,可能有一半以上住宅楼达不到标准。例如现在的下水管都是PVC轻质材料,冲水噪声即可超过30分贝,若电梯紧靠卧室,除非采用隔声设计,否则低频噪声基本都无法达到标准。噪声问题应该是预防在先,在盖楼时就要保证墙体、门窗、管材等各个环节达到国家规定的隔声标准,楼盖好了再来治理,成本高、代价大,甚至估计80%的噪声治理企业无法达到新颁布的国标,反而会产生新的矛盾。标准公布后,行业技术进步不会这么快,住户反响的弹性也很大,工厂、企业在执行中还有滞后期,这个标准已达到了美、日、英等发达国家噪声治理的水平,国内厂家的实力与之尚有距离。

那么,解决噪声问题的根本途径何在呢?

住宅隔声不合格现象非常普遍,例如,几乎95%以上的住宅楼板都达不到《住宅建筑规范》规定的撞击声隔声应不大于75分贝的最低要求。”

燕翔说:“新标准的推出,更在于对行业未来的规范引导,起到的是推动作用。未来解决噪声问题的根本,是建筑声学人才培养,例如美国设立的注册噪声工程师制度。国家应通过专业教育和资格评审,保证在开发商和建筑设计队伍中要有一定比例的具备专业素质的注册人员,并通过等级考试提高专业人员的素质,让开发商、设计师与业主都了解噪声的科学原理,才能从建筑选址开始到房屋及设施的安装上彻底避免产生噪声的先决条件。”